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互联网+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将成中国经济发展新引擎

2017-10-26 09:30 来源:中国电子报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科技创新是推动《中国制造2025》的根本动力。”中国工程院院长、院士、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周济表示。

  中国制造业面临挑战和机遇

  周济表示,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其主要的特点是存在三个变化:一是速度变化,经济增长速度从高速转为中高速;二是结构变化,产业结构将从中低端走向中高端,这是我们的目标;三是动能变化,发展动能要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

  在新常态下,过去30多年来非常成功的经济发展方式已经不可持续,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已经刻不容缓,因此中央提出了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样一个重大的战略决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很多的考虑和论证,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的创新,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要发展实体经济,二是要建设制造强国,三是要激发企业活力,四是要坚持创新驱动。

  对于我国创新发展面临的历史性机遇,周济表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历史性交汇。

  一方面,中国面临很大的挑战,当前世界主要国家都在寻求科技创新突破口,抢占未来经济发展的先机。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将重塑全球经济结构。中国的现代化同西方发达国家发展历程有很大的不同,西方发达国家是串联式的发展过程,按照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顺序发展,比如就工业发展而言,德国已经实现了工业1.0、2.0、3.0,现在在向工业4.0迈进。作为新兴工业国家的中国,如果我们抓不住这次机会,在别人进行工业4.0的时候我们还在进行工业2.0,那就要在科技创新大赛场上落伍,就算我们实现了工业化还是有可能进一步拉大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被甩在后面。

  另一方面,中国也面临很大的机遇。总体而言,我国发展仍然处在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特别是我国制造业有着独特而巨大的发展优势,有着光明而美好的发展未来,我们要后来居上。这决定我们的发展过程必然是并联式的,整体是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叠加发展。对于产业发展而言,就是要工业2.0、3.0、4.0同步发展,而这给我们提供一个机遇,我们拥有更为宽广的技术选择,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应用,将使得我国工业化进程在时间上被大大压缩。

  当前,中国和发达国家掌握新一轮科学技术的机会是均等的,这为我们实现跨越发展提供了可能。“变”就是机遇,我们可以通过掌握新工业革命核心技术成为新的竞赛规则的制定者,可以不再跟在西方发达国家后面发展,而是依靠工程科技创新和并联式发展,这将大大加快中国工业现代化进程。

  今后30年,在“智能制造”这一核心技术方面,中国制造业有着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完全可以实现战略性的重点突破、重点跨越,实现与西方发达国家并行甚至超越。我们应该有这样的道路自信,应该集中全国优势力量打一场战略决战,实现中国制造业的弯道超车、跨越发展。

  智能制造是《中国制造2025》主攻方向

  周济认为,当今世界新一轮工业革命方兴未艾,新一轮科技革命有四大驱动力:一是信息技术呈指数级的增长,摩尔定律推动了整个信息技术的飞跃,特别是过去10年,移动互联、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新信息技术几乎同时实现了群体性突破,全都呈现出指数级增长态势。二是数字化网络化技术的普及应用,使得信息的获取、使用、控制、共享变得非常的快速和廉价,产生了真正的大数据,使信息服务进入普惠计算和网络时代,真正引发了一场革命。三是新一轮人工智能技术战略突破,近年来人工智能技术在世界范围内高速发展,不仅仅有量的转化,更重要的是有质的、根本性的飞跃,如果说数字化、网络化是这次工业革命的开始,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的突破和广泛应用将形成这次工业革命的高潮。四是集成式智能化创新。当今一种全新的创新方法即集成式智能化创新应运而生,催生了革命性的创新。比如苹果系列产品、特斯拉电动汽车就是成功的典范。

  对于智能制造的内涵和发展的愿景,周济认为,智能制造即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是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核心技术,也是《中国制造2025》主攻方向。智能制造是大的系统工程,智能产品是主体,智能生产是主线,以智能服务为中心的产业模式变革是主题,以CPS系统和工业互联网为基础。

  对于“十三五”的重点工作,周济给出了三点建议:第一,全面推广应用数字化、网络化技术。“十三五”期间要大力推进“机器换人”为重点的技术改造,着重推广应用数字化网络化装备和生产线,同时抓好智能车间和工厂的试点示范项目。“机器换人”可以大大节省生产线一线的劳动力,而其根本目的更在于提高产品质量和企业生产效率,提高制造企业竞争力。

  第二,要用自主可控的先进装备和系统武装中国制造业。中国制造业不能够也不可能大规模用外国的机器来替换中国的工人,这就给我们提供了发展的机遇,中国有必要也有能力发展世界一流的智能装备制造业,《中国制造2025》重中之重就是做强做优装备制造业,用自主可控的先进装备和系统武装中国制造业。

  第三,长远来看,“互联网+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新引擎,推动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的不断产生,引发产业、经济与社会的变革,为中国乃至世界带来巨大的商机和历史性发展机遇。“十三五”期间,要着重推进定制化规模生产、电子商务、延展增值服务和互联网金融的深度融合,大力推进服务型制造,推动广大制造企业产业模式的升级换代。

  企业是创新驱动产业升级的主体

  周济认为,企业是创新驱动产业升级的主体,是财政投入的主体也是技术创新的主体,产业升级的主体,市场的驱动和企业积极性是创新驱动发展成功关键,必须从根本上调动企业家、管理者和工程师积极性。要充分发挥我国的制度优越性,以企业为主体,政府为主导,用产学研金政深度融合,动员千军万马,集中精兵强将,全面推进有组织的创新,这是我国制度优势的体现。

  周济表示,要以金融创新服务于企业技术改造和转型升级,技术改造投资主要靠企业,政府也要给予支持,要降低企业债务负担,创新金融支持方式,提高企业技术改造投资能力。

  在今后几年中技术改造将会是工业投资重要的方面,也是推进《中国制造2025》最重要的方面,周济强调,一方面要引导社会资金参与技术改造,通过金融服务的模式创新,如融资租赁、贷款贴息、风险补偿等多种方式降低技术改造的投融资风险,拓宽企业的融资渠道,另一方面,要加大政府的专项财政资金的投入,进一步发挥政府对技术改造有效投资的作用,加大中央和地方财政技术改造引导资金的规模,创新资金使用方式,提高资金使用效益,健全支持企业技术改造长效机制。

标签:

责任编辑:何雪萍
在线客服
博聚网